网站导航| 加入收藏| 员工入口

精神科病区日志之我为卿狂

发布人: 刘昱霞  发布日期: 2019-04-09 17:36:11  点击量:

自筹建精神科病房以来我们发现:人们对于精神障碍的患者,普遍存在不了解、惧怕、甚至歧视的心理,而我们在与患者日益接触中却觉得他们经过治疗,大部分都非常有秩序、守纪律,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们希望通过一个个的故事让大家更多的了解这个群体,不再惧怕、不再疏离,这个群体并不神秘!

这是一个非常瘦削的女人,四五十岁,穿着时尚,染着头发。路人发现她的时候,她赤着脚站在街上拿着一个树枝胡乱比划着。110把她送到了我们医院。刚来时的状态:不动、不吃、不喝、不说话,把她摆一个姿势,她可以维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一动不动,临床上我们叫做“木僵”状态。不知道她的姓名,不知道她的住址,不知道她的家人。病历上她的名字是“无名氏”。经过几天的治疗慢慢的可以吃几口东西了,但是一转头她就会把输液的针头扯下来,护理人员只能轮流持续的守护着她,喂饭、喂水,不知道咀嚼,也不吞咽,又经过几天的治疗,慢慢的开口说话了,可以吃几口东西了,从她断断续续的讲话中勉强听清了家人的姓名,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了她的姐姐。

从家人的叙述中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孩,父亲是部队上的高干,家里有勤务兵,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兄妹五人,她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美丽的一个,军属大院给了她优渥的生活条件,但是也给了她一个过于单纯的生活环境。少女长大,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女孩眼中的佳偶,却是家人眼中的纨绔,恼火的老父亲甚至要掏出枪让男孩不要纠缠自己的女儿,兄弟姐妹们也寸步不离自己最娇宠的小妹,只希望在严防死守下让妹妹远离这个他们眼中的人渣。一边家人铁了心得要他们分手,一边女孩铁了心得要嫁,不知道纠结了多久,终于女孩放弃了,但是恨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慢慢生成,后来她对家人说外出打工了,从此与家人鲜少联系,父母离世也没有见她回来看一眼。路上偶遇昔日的姐姐们,形同陌路,冷淡而又疏离。事实证明:人一生中要走的弯路早晚要走,姐姐说:她跟那个男人最终结婚了,但是仅仅一周的时间就看到她在报纸上的登报声明:声明离婚。也许是因为这份打击,也许是因为与家人彻底的决裂,也许是离家后的穷困潦倒,抑郁症多年以来如影随形。在一个深夜,她听到耳边一个声音对她说:光着脚走出去,向这边走,向这边走…………,在这儿指挥交通吧………..(这就是精神分裂症中的一个临床表现:幻听、幻觉。)。于是就有了人们发现她时的那一个场景。

她已经在我们病区呆了两三周了,状态正慢慢的好转,可以自己吃饭、喝水、下床走动,耳边不再有幻听,再见她的时候温婉的跟我问好,穿着一件红色的羊绒衫,很知性、很温婉,但是治疗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从刚来时的木僵状态,意识混乱,到现在的意识清醒,情绪稳定,医护人员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也坚定了我们的信心:精神障碍是可防、可治的。

我们有时会聚在一起讨论:假如当时家人不是那样坚决的反对,由着她去走这一段弯路,只是在她碰壁以后给予足够的包容与守护,是不是结果会不一样?我们也会疑惑:是不是当我们看到身边的亲人非要走一段弯路但是怎么也拖不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让她去走走看,在旁边给她更多的守护,在她摔倒的时候把她扶起来,而不是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把你从这条路上拖出来------。我们知道这条路是错的,但是你执意要走,那么我能做的只能是:在你头破血流的时候,还有我永远接纳你。

守护心理健康,我们永远在路上……